一次發燒

時間:2021-12-25   字數:300字  手機閱讀

吃飯的時候,我有一點打蔫。

媽媽放下筷子,摸摸我的頭,??!怎么發燒了?她立馬拿出體溫計一測,“四十度!”母親驚叫起來。

父親不在家,媽媽背著我跑了兩家醫院,可是,都已經關門了。我模模糊糊的睜開眼睛,母親已經是滿頭大汗。我想起了之前我把家里的花瓶打了,媽媽訓斥我的事情,那一切對她的不滿,在這一刻,全都消散,她是擔心破碎的花瓶傷到我,批評我,是因為愛我。

她艱難地邁著步子,我聽著媽媽的喘息聲,有些后悔,平時吃飯媽媽把肉都給我吃了,自己就吃青菜,這樣的身體怎么能行呢。

終于到了第三家醫院,母親已經疲憊不堪,癱坐在凳子上。

護士給我打了吊瓶,燒漸漸地退了,看著旁邊為了我操碎了心的媽媽,一次次被我傷害的媽媽,我又想起了媽媽背我時的喘息聲……

專題推薦

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議,請與我們聯系: E-mail:1689185878@qq.com
返回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