復仇蛇

時間:2021-12-18   字數:3100字  手機閱讀

雨越下越大,雨點重重地拍打著玻璃窗,發出“啪啪”的響聲。

陶希云不自覺地打了個寒顫,猛地從床上彈坐起來,睡意全無。這六月的天,后背卻感覺到一股莫明的涼意,禁不住又打了一個寒顫,他有預感,今晚一定會有事情發生。

按亮壁燈,陶希云仔細地檢查著房間的每一個角落,確認沒有任何一處疏忽遺漏,才又放心地坐回床上。此時的房間里,他的床被蚊帳包裹得嚴嚴實實,連只蒼蠅都飛不進去,陶希云望著窗子,嘴上想說什么卻什么也沒說出來。

墻上的時鐘指向23點25分。陶希云再也不敢入睡,躺在床上,睜眼盯著天花板,思緒回到了十年前。

農家小院。

只有13歲的陶希云,正在院子里和小伙伴玩捉迷藏,突然聽到母親在后院的罵聲:“你這條該死的蛇,看我今天不打死你!連今天這只雞,這已是被你這畜牲咬死的第三只了?!碧障T坪托』锇槁牭侥赣H的罵聲,都向后院跑去,他和小伙伴到了后院,看到母親那張生氣得有些變形的臉,還有地上尚有些氣息的大母雞,只見雞脖子上不斷往外淌著鮮紅的血,雞爪有一下沒一下地掙扎著。母親看到他們進來,指著地上的雞對他們說:“你們看看,快拿家伙一起幫我找到那條該死的蛇,我要把他碎尸萬段?!薄皨?,蛇呢?”陶希云邊問邊操起一把柴刀?!澳切⌒笊?,咬完雞看我過來就躲起來了,不過應該還在這個院里,沒跑遠?!蹦赣H回答道,說完,母親也操起了一把鋤頭。

陶希云和小伙伴一起與母親開始找蛇。后院平時是用來養雞鴨和堆放雜物的,院子里有些亂,他們拿鋤頭、竹竿和柴刀這里敲敲,那里趕趕,始終不見蛇的蹤影?!靶≡?,快來,這畜牲躲在這里呢!”小伙伴朝陶希云大喊。陶希云和母親一起跑過去,原來蛇躲在一塊大石板下面,此蛇全身呈褐色,足有小孩手腕般粗,長約半米,見到有人靠近,張著嘴吐著信子,作攻擊狀。

陶希云仔細地觀察了蛇藏身的地方,發現石板后方根本無路可走,它要逃跑就必須從他們面前出來。母親怒目圓睜,舉起手中的鋤頭,作好隨時出擊的準備。小伙伴用長竹竿,試著伸進石板下面去捅大蛇,大蛇見到竹竿伸進來,狠狠地一口咬住了竹竿。小伙伴不管不顧地拿著竹竿使勁往里面亂捅,大蛇終于受不了?!八胍恿?!”陶希云喊道?!爸灰@畜牲出來,我肯定打死它!”母親把鋤頭對準了出口。小伙伴還在往石板下方亂捅,蛇開始往外逃,剛逃出石板,母親就舉起手中的大鋤頭向它的頭上砸去,可惜這小畜牲靈活著呢,只見它一個擺身,順利躲過陶希云母親的攻擊,轉頭向陶希云的方向逃去。

它受傷了,爬過的地方都留下絲絲血痕。陶希云將柴刀對著大蛇,大蛇看見了他手里的柴刀,張開大口向陶希云咬去,說時遲那時快,他用力地揮動柴刀砍向大蛇,手起刀落,一段寸余長的蛇尾掉落在地上,母親尖叫起來,大蛇趁陶希云楞神之際,忍著痛逃向院外去了,等他反應過來追出去時,除了一路血痕,哪還有大蛇的影子。

晚上,陶希云做了一個奇怪的夢:一條斷尾的大蛇纏住他的脖子,不斷地收緊身子,他感覺到呼吸越來越困難,在恍惚間,大蛇開口說話了:“陶希云,你斷了我的尾巴,我要你的命!我要纏你一輩子!”陶希云想開口求救,卻怎么喊都喊不出聲音,他驚恐,害怕。就在他覺得自己將葬身蛇口的時候,突然被人叫醒了,頭上冷汗直冒,原來是父母親聽到他的叫喊聲趕過來了,他摸了摸脖子,再看看父母親,確定自己還活著。

這個噩夢一直持續了十年,基本每天晚上他都會做同樣的夢,每次從夢里驚醒,陶希云都覺得了恐懼和無助。從小聽奶奶講,蛇是十分有靈性的動物,愛憎分明,有恩報恩,有仇報仇,所以一直他都對蛇懷著敬畏,自己當年也并沒有真心想傷害那條大蛇,只是……這一切都發生了,真實地發生在自己身上了,就算再恐懼又能怎樣呢?

陶希云曾經把這個夢告訴了父母,父親還為此找了專門一個道士作法替他化解與此蛇的恩怨,但是他還是每天晚上做那個一輩子都不愿意做的夢,十年來,他一直在恐懼和不安中生活著。

陶希云還是不放心房間安全,起床拿起桌上的雄黃又將屋角灑了個遍?!吧吲滦埸S!只要我把房間里都灑滿了,它肯定就不敢來了,”他自言自語地說。其實十年里,他每天都是這樣寬慰自己。

重新關燈,陶希云已經困得不行了,但還是不敢睡,他希望黑夜快點過去,好讓這擔驚受怕的一夜快點結束。

雨不知什么時候停了,已聽不到雨打玻璃窗的聲音。

房間里靜得掉根繡花針都能聽得清清楚楚,陶希云實在被折騰得太困了,眼睛已不由自主地開始合上,就在這時,房間里傳來“沙沙”的聲音。陶希云爬起來再次打開燈,環顧四周,卻什么也沒有發現?!鞍?,也許是幻覺吧!”他只好再次關燈。隔了約半盞茶的功夫,“沙沙”聲再次響起,陶希云打開了房間所有的燈,整個房間頓時如同白晝,陶希云隨手摸出枕頭下的尖刀,就在今晚,他決定和這條前來復仇的蛇決一死戰,了結纏了自己十年的噩夢,最多與它同歸于盡!

拿著尖刀,再一次巡視著房間里的每個地方,柜角、床下、桌旁,燈后,只要他認為有可能出現蛇的地方都一一不放過?!澳憬裢碇灰襾?,我必讓你有來無回,不是你死就是我亡?!碧障T茟嵟卣f道。

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,大蛇還是沒有出現。陶希云倒了杯涼開水,一飲而盡?!吧成场?,背后又傳來那種聲音,他轉過頭去,“沙沙”聲又沒有了?!澳銊e躲著嚇人了,有本事給我出來!出來??!”陶希云噪子喊累了,卻還是什么都沒有看到。

“求求你了,求求你了!我真的不是故意想傷害你的,你放過我吧!我可以找最好的道士為你超度?!碧障T仆蝗环畔录獾?,跪在地上向著墻角的方向雙手合十,告饒。

夜,還是那么靜。陶希云已接近崩潰,他無力地癱坐在地上,舉著尖刀,敵視著眼前的一切。

東方開始露出魚肚白,折騰了一夜的陶希云此刻看上去身體已極度疲憊。他真的好希望那條大蛇來找他報仇,將他吃掉算了,他再也不想過這樣擔驚受怕的日子。

“陶希云,你一個晚上都在神神叨叨的,干啥呀?”樓下傳來父親的咳嗽和罵聲。父親本是一個隨和的人,但這十年來,兒子一到晚上就神神叨叨的,他也開始厭煩。因為他覺得兒子要么是中邪,要么就是神經病,請過各路神盤跳大神,但都沒有任何效果,也曾好幾次想把兒子送去精神病醫院治療,但都被母親阻止了。母親覺得兒子沒得病,是正常人。

天亮了,父母親來到陶希云的房間,看到已成熊貓眼的兒子無精打彩地靠在椅子上,他們知道,兒子又折騰了一夜沒睡?!澳愕降赘墒裁??這么大的人了,天天這樣,全家人都非被你整成精神病不可?!备赣H雖然心疼兒子,但一看到他又氣不打一處來?!澳愫煤煤蛢鹤诱f話不行?”母親責怪著父親。

“我又做那個做了十年的噩夢了,我又做那個做了十年的噩夢了,我快瘋了!”陶希云吼道?!岸己湍阏f了,那件事已過去十年,你還在胡亂想什么?”父親嘆了口氣?!八獊碚椅覐统?,它要來找我復仇!”陶希云說著便哭了起來?!昂昧撕昧?!我們再幫你四處找找看,這房間你弄得這么嚴實,蒼蠅都飛不進來,何況那么大一條蛇!”母親心疼地說。

父母在房間里四處查看著,認真地檢查每一個柜子和抽屜,他們要讓兒子清醒。世上根本沒有蛇會復仇這一說法,那些老人們傳下來的話不過是無稽之談,要讓兒子不要再瘋下去了。

“??!”母親叫了起來?!笆巧邌??是蛇嗎?”陶希云從椅子上彈了起來,父親聽到叫聲也跑過來,只見母親用木夾子從衣柜底層挑出一只禿毛大老鼠,挑到陶希云面前,“看到了吧!原來是這個東西在作怪,怪不得整晚有響動?!备赣H說。這只老鼠尖尖的腦袋,一對紅眼睛不停地眨著,尾巴斷了一大截?!笆撬谝鹿窭锉灰路鹤×松碜?,掙脫不了,才會搞出這么大的動靜的?!蹦赣H向他解釋著。

“老鼠!老鼠?去你媽的老鼠,見鬼去吧!”他看著眼前的老鼠,一股腦將自己這十年來所受的委屈和折磨全都算在它的身上,陶希云轉身拿過尖刀,狠狠地用力一揮,砍下了老鼠的鼠頭,血濺了一地……

專題推薦

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議,請與我們聯系: E-mail:1689185878@qq.com
返回頂部